放阳网 > 综合 > 如何把你留下来 浙江县域医疗人才现状调查(上)

如何把你留下来 浙江县域医疗人才现状调查(上)

发布时间:2019-11-02 11:10:18 浏览次数:4119

遂昌县人民医院的医生正在做手术。

青田县第二人民医院院长程伯熙看到手里的名单后,感到心痛。自2015年以来,24名医务人员相继调动和辞职。目前,该医院的工作人员总数为132人,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内科、妇科和外科缺人。如果我们再去几次,剩下的医生只能一前一后地轮换。”

青田第二医院面临的困境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近日,记者走访了许多地方,发现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进,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有所缓解,但优质医疗资源的整体缺乏和分布不均并没有根本改变。尤其是丽水、衢州、舟山、海岛县(市、区)等山区基层医院引进和留住医务人员困难的现象依然存在。

高流失率影响着我省医学界的“双汇双升”和改革效果,制约着老百姓医疗体验的提高。根据浙江省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到2020年,县级医疗救治率将达到90%以上。然而,目前,与这一目标相反,许多乡镇卫生院院长称自己“压力很大”。

很难引进人才。

硬实力很容易掌握,但软实力很难掌握。

不久前,缙云束洪镇居民何平骑摩托车摔倒,立即赶到镇卫生院就医。检查后,医务人员摇摇头,告诉他:“这可能是骨折,这里无法处理。”

无奈之下,何平不得不忍受剧痛,打车去10公里外的县医院接受治疗。多年来,由于缺乏临床医生,胃肠、妇产科、骨科等科室都“缩水”,医院一直难以开展手术。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医学人才短缺已成为困扰海岛县许多基层医院的难题。据缙云县卫生委员会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该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已批准518人,但实际上仅纳入411人,空缺率高达20.7%。儿科、影像、检测、中药等医务人员短缺。

相比之下,近年来,省、市、县政府在县级医疗环境和医院设备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通过“双下沉”、“省县医学会”、“县级医学会”等改革措施,大力支持基层卫生保健的改善。缙云、景宁甚至青田二医院都已经开始了新医院区的建设规划。

进入今年4月投入使用的缙云县人民医院,只有院前广场开放,门诊楼干净明亮,医院建筑设施先进。新医院区投资7.5亿元,占地185亩,建设时间4年多,在基础设施、规模空间、医疗设备和医疗环境等方面均居全省乃至全国县级医院之首。

"硬实力很容易掌握,而软实力很难掌握."缙云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朱陶伟哀叹道,虽然医院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但许多年轻人,尤其是有能力、高水平的医科大学毕业生,仍然不愿来到基层。

“根据原计划,在搬到新的医院后,放射影像科应该有25名人员,但现在我们只有6名诊断医生和5名在职专家。”放射科副主任陈志伟充满了疲惫和忧郁。目前,核磁共振机房从上午8: 00移动到晚上10: 00,整个部门每天平均处理270多张ct图像和100多张x光片。"当新的dsa机器到来时,一个人分成两半是不够的."

缙云县人民医院的医生正在工作。浙江新闻客户通讯员李和

招聘人员是重中之重。然而,基层医院的低治疗率由来已久。缙云县中医院副院长朱华英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乡镇医院和县级医院都纳入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医务人员的工资由财政拨款补贴。新医生的年薪约为10万元。“从本科一直学习到硕士甚至博士学位的医科学生立即面临着成家、买房和教育子女的压力。像我们这样的医院完全是出于他们的考虑。”

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生活、娱乐和教育不如城市方便。招聘同样的人才需要更多的努力、物质资源和财政资源。自2017年以来,随着"人力资源大战"的升温,各地区出台了专门的人才政策,山区县市医疗机构吸引人才的压力大幅增加。

为此,山区县医院经常“耍花招”。例如,医院临床和儿科等紧缺专业人员的学历要求已放宽至专科,年龄要求已放宽至40岁以下,甚至江西、湖北、湖南等地也开设了“绿色通道”定向招聘,但招聘形势不容乐观。

" 1992年以后,浙江大学没有一个医学生."楚陶伟说,一年一度的招聘季对他们来说是一次考验。“县医院一起摆摊,杭州、嘉兴、湖州和永州都很拥挤,甚至私立医院也能收到一叠简历,如果有全日制本科生愿意咨询,我们会高兴半天。”

数据显示,2019年,缙云市基层医疗机构招聘了医生,由于招生不足,减少了6个职位。丽水市医疗单位计划招聘205名卫生技术人员,但实际只招聘了113名,降幅超过40%。

流失率仍然很高

主要医生的流失使医院非常无助。

人们更担心的是人才外流的高比率。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才被带进来的人才将在工作两年前离开。

遂昌县人民医院最近卷入了两起民事诉讼。2015年进入该行业的新医生在年底被送往杭州和丽水的省级和市级医院进行标准化培训。根据协议,经过三年的训练,他们应该回到县城服务五年。医院满怀期望,安排了教师,并留出了一个新诊所。

出乎意料的是,两名医生相继违反了合同。其中一个被浙江中医药大学录取为研究生,想去省城。另一个由于家庭原因和买房压力回到了家乡。“我们应该尊重年轻人的选择,但作为一家医院,我们真的无能为力。”遂昌县人民医院院长吴志强表示,“不管每人每年至少10万元的培训费用,关键是一旦有人离开,两个部门的发展计划都被打乱,只能从头开始。”

如果说违规造成了缺口,基层医院还是可以弥补的。近年来,主要医生的流失让医院“痛苦不堪”。

今年,青田第二医院内科住院部的两位医生双双离职。最初由六个人操作的部门只能依靠四个人来支持,而且必须每四五天轮换一次24小时的夜班。“这些年来离开的20多名医生中,大多数已经接受了10多年的培训,他们是35岁左右能够独立就诊的骨干。”程伯熙告诉记者,这意味着临床科室如内科、骨科、儿科、产科等。将在未来几年面临“绿黄不接”的困境。

目前,基层医院只有两种方式:一是恢复就业,但这只能是紧急情况,不可持续;第二是招人,但很难招到新人。即使有些人愿意来,至少要花七八年的时间从大学毕业,并训练他们能够独立。"到那时,他们将有能力再去一次."朱华英不知道这种“恶性循环”何时会结束,有时她不得不安慰自己,“让我们为国家培养人才”

九月初,缙云县中医院引进了五六名研究生,甚至最后一名也辞职了。在过去的五年里,缙云县的卫生系统失去了52名卫生技术人员。遂昌县已流失46名重点医学人才,其中引进后流失15名。丽水市级医院专业技术人员调动和解聘716人,其中中高级职称165人,占23%。

在丽水市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年轻的医生李彪,他几年前从云和人民医院辞职。当谈到为什么要放弃权势,毫不犹豫地来到这座城市时,李彪认为关键是要看看这个平台。“医生也是技术性工作,他们水平的提高取决于反复实践和不断尝试。市级医院一天做三次手术,而在县级医院,一天可能只有一次手术,这在一两年内是看不到的,在三到五年内他们的能力也不会达到同等水平。”

无论是中高级职称的比例,还是医院设备的采购,都必须按照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的标准进行青田县中医院党委书记程建冲表示,这些因素正在拉大县级医院与省市级医院之间的差距。

“上级医院根本不需要挖。只要门开了,平台扩大了,年轻人就必须进去,即使他们打破了他们的头。”他说。

景宁县人民医院新老医院区。浙江新闻客户通讯员陈乐兵和许莉雅

人们跑去看医生

让我们心比心。每个人都想要更好的医疗服务。

高层次人才引进困难,骨干医生无法留住。后果仍在显现。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衢州共有农村卫生技术人员1113人,60岁以上人员602人,占50%以上。舟山市共有初级卫生保健人员1606人,其中只有77人是副主任医师以上,不到5%。缙云市411名基层医疗卫生人员中,只有188名执业(助理)医生,95名注册护士。静宁市21个乡镇卫生院只有5名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人员。

今年4月刚从浙江大学第二医院消化内科调到遂昌县人民医院临时副院长的陈嘉敏对此感到惊讶。“整个医院只有两名医生能做胃肠内窥镜检查。第一内科主任有颈椎问题,这些手术的内窥镜治疗根本无法进行。”

没有好医生,基层医院就不可能发展。然而,目前医务人员结构老化,诊断和外科能力低下,制约着县域医疗服务水平的提高和省、市、县、乡四级诊疗体系的完善。

"每个人都想看一个更高水平的医生,把心比心。"青田县卫生委员会有关官员表示,通过“双下沉、双提升”和“省县医联”的建设,县域医务人员短缺状况有所缓解。然而,医疗服务水平的提高仍然低于普通民众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随着山区县交通条件和经济水平的改善,患者前往丽水、杭州和上海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仅从常住人口来看,截至2018年底,青田县医疗救治率达到86%左右。按照每年1-2个百分点的增幅,到2020年难以实现全省确定的县级医疗救治率90%的目标。除青田、遂昌、缙云、景宁外,都表示“压力很大”。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省级和市级医院的“人员激增”。丽水市中心医院按照三级甲等医院的规定,已批准床位1000多张。然而,由于患者人数逐年增加,实际开放床位数已达到1,654张。这个部门几乎每个病房都需要额外的床位。与2017年相比,2018年门诊和急诊病例增加了242,000例,出院病例增加了6,770例,手术台增加了4,747个。

景宁县人民医院新老医院区。浙江新闻客户通讯员陈乐兵和许莉雅

为此,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医院先后启动了内科大楼和急救中心大楼的建设计划。其中,内科大楼将于2020年底投入使用,届时原内科大楼1号和2号将被拆除,床位将增加到700张,并增加300张老年重症和康复床位。

记者发现,自2015年以来,衢州市人民医院、丽水市人民医院等市级医院、浙江大学第一医院、浙江大学第二医院等省级医院已发布新医院区和新建筑建设规划,部分已建成并投入使用。随着医院规模的不断扩大,高等医院对医学人才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从省级到市级的人才招聘被“切断”,骨干医生被一层一层地“抽走”。这个县在过去两年里遇到了困难。丽水市卫生委员会相关官员告诉记者,虽然中央和省里一再要求各地控制公立医院规模的过度扩张,并在政策层面合理控制公立综合医院的数量和规模,但由于范围不够明确,各地实施过程中标准并不完全一致。

“目前,城市化仍然是主要趋势。老龄化和二胎政策也带来了更多的医疗需求。”丽水市中心医院院长魏铁民表示,虽然乡镇卫生院都是公立医院,但完全由县财政资助。县医院得到差额补贴。市立医院几乎没有补贴,需要自筹资金。“人们有需求,我们必须考虑3000多名员工的工资。当病人到达时,把他们推回县城是不合理的。”

从乡镇到县城,再到城市,各有各的困难。由于不能吸引和留住基层医院的高素质医务人员,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暴露出哪些深层次的问题?目前,我们能否通过医疗改革来优化和调整医务人员的分布,以确保山区人民能够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请看看调查的下一部分。


相关文章


最新新闻

推荐新闻